画面佳立意不够 (评《我在故宫修文物》)
Jan 19, 2017
1 minute read

在B站付费观看了这部电影。这是我第一部付费在线电影,只能说B站已经创造了一种新的媒体渠道。它通过弹幕文化和影院大屏幕,电视的便捷性竞争出了一个新的发行渠道。这是之前在互联网的其它在线视频网站没有做到过的。显然第一次试水收费观看的电影,弹幕没有很活跃,但这是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很好的尝试。

言归正传,说说这部电影。整体还是追求画面多于内涵的纪录片。当素材没有有效的组织成一条线索的情况下,影片的内容只能用画面来补。多次出现的仰拍的天空,文物的特写,算是能让这部电影勉强及格。今年的另一部也是靠画面取胜的电影比这个获得了更高的票房,那就是《你的名字》。这两部电影恰好一定程度上都和日本有点关系。前者和匠人精神紧密相关,另一部就是日系的动画。我觉得你的名字的大热可能跟大众对动画片本身表达多深的内涵没有过高期望,而且动画片本身的观众心理接受程度高。而纪录片受众面还是不大。

这让我想到了陈虻。

判断一个运动镜头的好坏,不是看流不流畅,要看它为什么运动。一个摇的镜头,不是摇得均不均匀,而是摇的动机是否深刻、准确。

其实,我在故宫修文物里面是有一个可以挖掘的观点在里面,就是人和物的关系。其中说道古人是格物。用人的要求去创作物,再从物的角度去教导人。这个角度其实很有意思,很多的古人的思想通过这个文物这个媒介,传递到了现代,而通过修文物的人,让这种传递变的更深。从这个角度,文物就成为了一个流动的媒介。影片中用了口述的方式去说了这个观点,但是没有什么画面去表达,有点可惜了。这个观点,其实就可以支撑起整个纪录片的魂了。不然,我看到的就像是一个直播一样,拿了摄像机在故宫里东转转,西转转,然后随便剪剪就完事了。

影片中的主体是修文物的人,老一代带新一代。这也是个很有意思的点,就是新旧的交替,有矛盾,有碰撞,有传承,有创新。在故宫这个古老的地方,用里面的新的东西和老的碰撞去解读就很有意思。这个角度其实和上一个角度可以结合起来,一种是传统的传承,一种是新思想的萌发。修文物为了什么,了解过去我们的祖先,就是一种古代的媒介,而当这种慢,旧,过去的东西被今天的新人进行修复的时候,会不会对它是一种批判的解读了。当时光过去,我们的世界变得越来越丰富了,我们对过去的敬畏是不是就越来越少了。现在的新一代对于修文物这样的工作,是不是有自己新的认识了。这都是有趣的角度。

当然,这真的需要非常专业的团队去解析整个命题,找到自己的看法和角度,并去探索自己这些问题的答案。这是一种雕琢和选择,就像一个导演去找到自己影片的魂。

影片中还提到了一个例子,就是磨性子。师傅带徒弟首先要干体力活,磨性子,3年时间1年半都是在做这些没有技术含量的活儿。这是一种传统,但有没有人问过,这种培养模式到底好不好,这种东西也像文物从前传到现在,但是,文物现在只是艺术品了,并没有实用的价值,只有历史价值了。但这种传统在今天还在继续的时候,我们可以评判这种培养方式是否适应现在的生产力和人的需要。

故宫本身不守旧,包括这部电影都是故宫商业化运作的一环,并且据说故宫在商业化的过程中,已经获得了很大的利润。我们对待传统的时候,是否也能像引进西方的先进生产方式一样,科学的评价分析,公开透明的讨论分享。这是时代的潮流,也是传统焕发新生的理性基础吧。


Back to posts